橘子豆腐

这里兼堀迷妹一只,喜欢兼堀的同党愿意一起玩吗(*ˉ︶ˉ*)

关于自己的一些磕叨

一:关于这个假期
今天就开学了,想和大家说一说关于我的一些事。
可能大家有点好奇为什么我这么低产,因为我的学校是寄宿制,开学去差不多要到寒暑假才能回来。所以更新的时间都集中在寒暑假。
其次,这个假期总的就写了一篇文,因为今年就初三了,假期除了写作业还学了一些初三的内容,所以空余时间就少了,十分抱歉。

二:关于来年
可能直到中考结束都不会更新了,因为现在想要把精力都集中在学习上,所以真的特别抱歉。

发这篇文章的话主要是不想让大家以为我弃坑了,也是想让大家知道这个号还是有人在用的,只是会冷一年。
抱歉,希望大家谅解。

以上。

【雷卡】你喜欢什么

卡米尔独自坐在咖啡厅内,望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渐渐模糊了街道的轮廓。他眼里的忧伤越发明显,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幽怨的气息。

【大哥……还会来么?】卡米尔幽幽地想。

转而把目光移到自己面前加了双倍糖的咖啡中,淡淡的涟漪逐渐缓和,然后消失。卡米尔看着出了神,显得有点愣。

"你喜欢什么?"试探性的疑问响起。

卡米尔就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猛然抬起头看向声源——一个少年,对面还坐着一名少女,应该是情侣来着。很显然,少年是在问那个女孩。

你——喜欢什么?

记得小时候雷狮也这样问过自己:"卡米尔,你喜欢什么?"

"嗯——蛋糕,还有书"那时,才五岁的卡米尔嘴里还含着雷狮带给他的蛋糕。然后他看着雷狮欲言又止,犹豫一番后叹了口气,然后宠溺的笑了。

"那以后我会多给你带些蛋糕和书的。"

"谢谢大哥"

那之后每一天,似乎都会吃到一个蛋糕。以至于后来卡米尔虽然长了虫牙,痛得一点甜的都不想吃,却仍然每天都很开心的在雷狮面前吃着他带给自己的不同的小蛋糕。

开心,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并不是为了讨好雷狮才这样做。只是宁愿牙很痛,也不愿不吃雷狮带来的蛋糕。担心看到他失望的表情。只是那时年少,未曾细想过其中的缘由。

那些真是,很快乐的回忆啊。卡米尔合上双眼,抿了一口咖啡。

苦。是咖啡变苦了,还是自己对甜苦的区别过于刁钻?

"你——喜欢什么?"那是一个满天繁星的夏夜,雷狮再次询问卡米尔。卡米尔还记得那时还有些许萤火虫萦绕在他们周围。

那年他十二岁,他九岁。

那个时候,卡米尔已经读过很多书了,他偷瞄了雷狮一眼,又若无其事的说"大哥好像问过这个问题吧。"

"好几年前了,那时我们都还小。这么久了,每个人所追逐的东西都会改变——至少会动摇。"

"那……我还喜欢风,喜欢雨,还有日月星辰。"当然不止这些,还有……

"为什么喜欢呢?"雷狮漫不经心的从书架中抽出一本名为《云汉》的书——全是关于日月星辰的传说。

卡米尔皱起眉作沉思状,一言不发。待到雷狮那句失落的"不想说就算了吧"快出口时,卡米尔才微微抬起头,认真的说——

"因为,春风很温暖,雨后很清新,日月星辰很闪耀,很美…"就像你一样,如此优秀如此闪耀,让我感到手足无措、遥遥不及……

"这样啊。这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啊,不会感到距离很遥远吗?"雷狮似笑非笑的问。

"很遥远。但是因为很喜欢,所以会坚持追寻下去。"雷狮略微感到有些惊讶,一个九岁的孩子竟然目光竟可以这么坚定。

但雷狮不知道的是,卡米尔这目光是为他而流露,为他而坚定。

【你喜欢什么】的确是一个奇怪的问题。它有无数种答案,无数种原因,以及无限的可能性。可能知道对方的答案之后,会惊喜地发现喜欢相同的东西;也可能会有些忧郁——如果对方喜欢的恰巧是自己讨厌的呢?

这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啊……就像在故意刁难回答方一样。

其实 卡米尔也有这样"刁难"雷狮过。

【大哥,您还记得之前您问过我两次我喜欢什么吗?】卡米尔定定的看着雷狮,顿了顿【我也想问大哥,您喜欢什么呢?】

雷狮先是很惊讶,完全没有想到过会有人这样问自己,毕竟家族里的人注重的才不是他喜欢什么。然后,又感到窃喜,卡米尔——这个他最在意的人,原来也是在意自己的。

【啤酒,烤串还有自由和你。】雷狮不是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自己也是有什么想法直说 ,绝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我行我素。

所以把重音放在最后那个"你"字恐怕只是自己心血来潮的恶作剧,但是在卡米尔听来,似乎就有些变样了。

【——把重音放在"你"字上,是因为自己是这几者中最重要的的吗?】这样想,卡米尔感到一股暖意流入心房,耳尖不免有些泛红,他偷偷的提高了围巾,压低了帽檐。

啊,身前这个人多么的闪耀啊!能与这样耀眼的存在邂逅,交织,而且能被他这样注重,自己是多么、多么的幸运啊!

直到现在,卡米尔依然是这样想的。虽然现在两人已经成为了恋人,两人理应站在同一阶梯上才是。

和雷狮正式确立关系的那天,晚上两人都喝了很多酒。卡米尔的酒量自然是不如雷狮的。按照雷狮的描述,那天晚上自己窝在雷狮怀里,浅浅的笑着,用少有的温柔的声音说:

"大哥,其实我喜欢很多东西。我喜欢三月的风,四月的雨,璀璨的日月星辰,善良的这些人们……以及,最最喜欢的,就是一直守护在我身旁的你。"告白的甜蜜话语,在这种暧昧环境下用这种旖旎的语调道出,多多少少显得有些色情意味。

"卡米尔……"雷狮轻声唤着怀中人的名字。他何尝又不是把这份感情压抑已久,久到快要骗过自己那只是哥哥对弟弟的保护欲。

室内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是窗外的灯火。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知道是谁先亲上来的,总之两人稀里糊涂的就紧紧的拥抱着接吻。

那都是他们的初体验,柔软的唇瓣,坚硬的牙齿以及,舌。他们的舌缠绵着,色情之余,显露一片温情。

这两人本是松松的交织着的两条线,却因这次改变,交织得更加紧密,缠绕得更加复杂。

那天,真的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不管对于雷狮还是对于卡米尔。

"滴答、滴答"雨停了,只残留着从屋檐上掉落的水珠的欢唱。路上行人也重新开始多起来了,自然也是越来越闹。

【卡米尔!】时间在此刻定格,在这个充满喧嚣的世界,所有声音都被虚化,变得缥缈。唯有传到耳边的那声呼唤最为真实。

雷狮满脸歉意,笑着说【卡米尔,你是不是等很久了?】露出两颗虎牙,让人对于他的迟到完全气不起来。

卡米尔瞥了一眼已经变凉多时的咖啡,摇摇头【大哥,没有的事。我也是刚刚到。你要不要来杯咖啡?】

【啊,我对那种东西不感兴趣。话说你怎么开始喝咖啡了?这咖啡这么苦。】雷狮单手撑着头,细细观察着卡米尔。

【人生在世,甜和苦都是要尝的。毕竟将来肯定也有风雨。】卡米尔微微苦笑了一下。他不是不信任雷狮,而是不想让他一个人抗下。自己也想要帮到他。

毕竟……

【哦?】雷狮又一次露出那种不羁的笑容,【不用想那么多,以后大哥只会让你尝到甜的,而且——还是新鲜出炉的,暖乎乎的。】

他怎么可能会让卡米尔受伤啊,毕竟……

毕竟,你是那个一直伴我左右的,于我最重要的存在。

嗯嗯,真是久违的更新啊~
入雷卡半年了终于交党费啦!希望能够得到大家喜欢~
当然之前开的坑也会填的!放心吧,橘子是不会弃坑的!

久违的更新……
虽然没有更文,但这也算是更新了吧!( •̀∀•́ )

涂了一只安莉洁,板绘原来是这么方便的啊——但是废橘仍然画了那么久……

哎,果然是因为是个渣


【雷安】王与骑士

第一次写凹凸同人,严重ooc
是给 @沐兮 的贺文~

王的双手轻轻的附上骑士双剑,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泪珠从脸上划过,留下淡淡的痕迹。
骑士的王后悔了。后悔自己曾经的选择,后悔准许骑士的请求,后悔了——

雷狮和安迷修作为一起长大的伙伴,即使身份地位有所相差,两人关系却依然很好。骑士的王和王的骑士,即使是这种身份,当被爱神的箭射中时,在两人眼中,一切都化作了一缕烟云,随风散去。

“安迷修,你是我的骑士,对吧。”张扬霸道,没有丝毫容许反驳的意思,充分的体现出了雷狮占有欲之强。

没有做过于繁琐的答复,安迷修露出温柔一笑,立即单膝跪下,轻轻拉过王的手,留下深情的一吻。

“遵命,我的王。”

“那么,从现在起,只能做我的人,只能为我效命,只能执行我的命令,只能和我做这个动作”刚说完,未等跪着的骑士反应过来,雷狮就用另一只手抬起安迷修的下颚,用自己的双唇覆上那人的唇瓣。

见安迷修不做反抗,雷狮便开始了进一步的掠夺。用舌头轻轻撬开对方的唇瓣和贝齿,碰到柔软的舌头,缠绵着,掠夺着,扫过口腔内每一寸——交换着津液,感受着对方的温度和柔软的唇。

雷狮的双眼倒是从头到尾都观察着安迷修的反应。或是因为有些缺氧,或是因为躲在花园里做这种事而感到害羞,又或是因为觉得违背了骑士精神,安迷修的脸染上了淡淡的红晕,然后慢慢加深,好似一个熟透的苹果,和水蓝的瞳色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显得十分诱人。而安迷修自己也感到脸上发烫,他敢肯定自己的脸红得厉害。

漫长缠绵的吻终于结束,安迷修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雷狮凑到安迷修的耳边,用舌头描绘着安迷修的耳廓,难得温柔的说“从现在开始,做我的恋人吧,安迷修。”

霸道而又不失温柔,真是雷狮对自己一贯的作风啊。安迷修暗暗想着,点点头说“遵命,我的王”

“哦?王?”雷狮眯起眼睛注视安迷修。

安迷修笑着叹了口气“明白了,雷狮,我的恋人。”

任何感情,只要埋下种子,便会疯狂的生根发芽,更何况是“爱”。

雷狮和安迷修在众人面前就像无事一般,而私底下便成了实实在在的恋人,歪歪腻腻。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安迷修感觉自己很幸福了,但是,一个极坏的消息,给了他沉重的一击——他的恋人,他的王,要和邻国公主联姻。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敢肯定自己是最晚知道这件事的。但他也明白了这几日雷狮的心不在焉和莫名发火的原因。

之前安迷修早做过猜想,本以为雷狮会选择心爱的人,但没想到他还是选择了王位。

他知道的那一瞬间,他的脑内闪过一句话“我将会对我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没有做到,但是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做到——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几日后,传来边疆被袭击的消息,很少被安排去征战的安迷修主动向雷狮提出去征战。

“我的王,身为您的骑士,我应为您,为国家作出奉献。”

“你执意要去?”又是那种威胁的眼神。

“嗯。”安迷修没再看雷狮,几乎没有感情的应到。

雷狮从没想到在私底下安迷修都会做出这种言行,瞬间大发雷霆“去!我不拦你!你可以现在就走!但是命没了我可不管,是你自己的事!!”

安迷修沉默了。良久,他再次跪下,在雷狮手背上留下温热的一吻,轻轻说“遵命,我的王——我将对你至死不渝”

战争仍然是如此的残酷,死神悄悄的守在那,做好了带走许多人的准备。

征战胜利了,国家一片沸腾,不论是皇室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在欢庆。唯有一个人陷入悲伤和恐慌——他们的王。

王的骑士为了王至死不渝,王的骑士自愿为他的王付出性命,王的骑士,再也回不来了。

回忆至此,只有后悔和痛苦留在心间。王的恋人已经逝去,王的心已经碎了,王拥有了一个国家,现在却感到一无所有。

抱歉,安迷修……之前竟然让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现在我才赎罪,你会原谅我的吧。

第二日,全国由谷峰直接跌到了谷底。因为他们的王逝去了。据说是被刺杀的,还是被他们最尊敬的骑士“双剑的安迷修”的双剑刺穿了胸膛。

双亡结局,我仍然在发刀
为ooc、各种bug致歉
脑洞是兮儿的,脑洞链接见评论区
谢谢~

【兼堀】忘记你的99天(下)

恋爱症候群:因为某些原因忘记喜欢的人,即使记起来也会忘记,直到对方死亡
更来源 @春天
嘿嘿,那准备好吃刀片了吗?

和泉守看着杯中的水,目光涣散,轻轻的问:“国广他怎么了?”

药研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这是和泉守今天第五次问了。他也只好回答:“恋爱症候群。”

“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他记得我?”

药研皱了皱眉,和泉守已经问过他很多次了,但他一次也没回答过。因为,要让堀川记起和泉守,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和泉守死去。

自从那天堀川回来后就记不得和泉守了,关于和泉守的一切就像一缕烟云,散去后一干二净,什么都不剩了。
关于这点和泉守即使高兴有很心痛,高兴,因为知道了堀川同样的喜欢他,悲痛,因为堀川已经记不得他了。

他也有试着和堀川创造新的记忆。

一个月以前,也就是堀川受伤刚回来的第二周,鲶尾和骨喰从药研那里听说了这件事,就来劝和泉守。

“没有过去的记忆不重要,因为我们还可以创造新的记忆,写下新的篇章。”鲶尾说,“你看,兄弟也没有之前的记忆,可是他现在活得很开心啊! 对吧兄弟?”

“嗯,你可以和他重新来过。”骨喰点点头。

听了他们两个的建议,和泉守决定慢慢和堀川培养感情,重新来一次,总比一直这样下去好。

第二天,和泉守和堀川都没有被安排内番,于是和泉守花了半天时间,终于取得了堀川的信任,堀川对他的笑容终于不是那么的冰冷了。

“国广,只穿那么点还一直出来晃,不冷吗?”和泉守在长廊遇到了堀川——是的,他们已经不住在一个房间里了,是堀川要求换的。和泉守说着,就摘下自己的围巾给堀川围上。

“和泉守先生,谢谢!”堀川给了和泉守一个甜甜的笑容,“和泉守先——”

“叫我兼桑就好。没必要叫这么复杂”和泉守先生,和泉守越听越刺耳。

“哦…兼桑真是个好人呢!”堀川说。和泉守听完表面笑嘻嘻的,内心却有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我这么努力你就给发了张好人卡。

堀川回到自己房间时脸红红的,他暗暗地想自己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和泉守兼定了,明明才认识一个早上啊,明明今天才熟悉的,怎么可能会嘛……但是一旦靠近他就会心跳砰砰的,会不自觉的紧张。刚才他给自己带围巾的时候心狂跳不止,脸都红得不成样子了,说话时其实超紧张,就差疯狂的跑开了。

假如……刚才我给他告白了的话,他会答……不对不对!!堀川国广你在想什么啊!!!

堀川拍拍自己的脸,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和泉守感觉也好不到哪去,明明自己对他的是喜欢,表现示好都那么明显了,他还是以为自己只是作为朋友的关心。

晚饭时分,因为有烛台切点事,所以让堀川帮忙发饭后糕点。

“给,这个是今天的饭后甜点哦”堀川微笑着将糕点递给粟田口小短刀们。

“和……兼桑,这是今天的饭后糕点哦”堀川将糕点递给和泉守,表面笑的很自然,其实内心却是小鹿乱撞。

“嗯,谢谢,辛苦了。”和泉守也装作很自然的接过来。 要不是知道堀川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症,忘记了和泉守,不然大家一定会以为这两人又吵架了,安定肯定也会讽刺他们的相处方式一番。

夜,本丸已经安静很久了,堀川却迟迟无法入睡。他的脸从晚饭发糕点那会一直到现在都又红又烫。这也是他睡不着的原因,太激动了。

递糕点给他那会,好像碰到他的指尖了……凉凉的,但是,好像牵起来很舒服的样子——嗯??!不行不行,堀川国广你又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啊啊!不行,不能再想了,好好睡觉吧!

“嗒、嗒、嗒、嗒”秒针、分针、时针仍然机械的走着。时间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自然也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而记忆的钟表却在逆时针方向转动,选择安然睡去的孩子,当然不会记得这天所收获的温暖和悸动。

第二天,堀川起得很早,心想着既然很闲,不如帮大家把早餐做好,给大家一个惊喜。

“哇——堀川你简直就是天使啊!太棒啦!”吃早餐时安定放声赞美。堀川笑而不语。

“那个…国广你是不是少做了一份?”和泉守发现就自己没有得早餐。

堀川愣了一瞬间,歉意的说:“啊,不好意思,你应该是昨夜来的新刀吧?我从来没见过你呢。抱歉,我是按原本人数来做的,所以自然没有考虑到昨夜会来新伙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先吃我这份吧。”

这句不到两分钟的话,再次惊呆了众刀,和泉守直接僵在了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恐惧。因为他意识到堀川没在开玩笑,在堀川愣住的那瞬间,和泉守读出了堀川的迷茫和陌生。

安定很快反应过来了,他问堀川:“堀川,你记得昨天晚饭后是谁发的糕点吗?还有,是什么糕点?”

“是团子,我发的。”堀川回答完,迷惑的问安定“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就一下子想不起来了问问而已。”安定强牵起一个笑容。 堀川半信半疑的点点头。

后来安定把这事告诉药研了,药研说:“那么他并不是记不得发生了什么,只是记不得有关于和泉守的事。再结合之前的各种症状来看,堀川这种应该是恋爱症候群。”

“恋爱症候群?”安定托着腮,好奇地问。

“因为各种原因,忘记自己的爱人,即使记起来了,有了新的记忆,也会忘记。”

“所以堀川忘记和泉守也是理所当然的喽?”

“是的。”

自从本丸内的刀刀们知道堀川得了这种奇怪的病症,就开始劝和泉守。但是,那是相处了几百年的自己一直深爱着的人啊,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在哪之后,和泉守和堀川经常有这种对话。

“我是谁?”

“和泉守先生。”

“你是谁?”

“堀川国广。”

“我们认识多久了?”

“半天。”

“很好很好。”

“?”

每个听到这段对话的人,内心都会抽搐几下,为着两人感到惋惜。

这天,堀川正和三日月等人一起,悠闲地喝茶,拿起茶杯时,头却猛然一痛,一些画面和语句在脑海里闪过。

“国广,我喜欢,不,我爱你。”

“国广,看到了吗?那棵树代表着我对你的爱,它生命有多么旺盛,我对你的爱就有多强烈。”

“如果没有再次遇到你我肯定就要永久的后悔下去了,至少现在,我对你说出了我爱你,告诉你了我的想法,能够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慢慢的走——直到世界毁灭也绝不松手。”

“不是因为你哪里哪里好才爱上你,而是爱上你了才发现你哪里都好。”

“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再亲口对你说一次‘我爱你’啊,国广。”

…………所有的记忆在这时似乎都重返脑海,衔接起来了。

“砰”茶杯从堀川手中掉落,茶杯破碎的声音掩住了眼泪滴在地上的细微声音。

“嗯?堀川?怎么了?”三日月发现堀川不太对劲了。

“我……我的爱人是……谁?”堀川抬起头,满脸泪痕,声音颤抖的问着。

三日月拧紧眉头,凝望着堀川。良久,才温柔的问:“你记起来了?”

堀川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的问:“兼桑……兼桑他在哪里?我必须去找他!”所有与和泉守相处的记忆都回想起来了,最后一句话却从没听和泉守说过,这句话给他带来了强烈的不安感。

堀川忽然想到了药研,疯一般的跑到手入室。

“药研!!兼桑呢?兼桑在哪?”堀川接近是吼出这句话的。

药研打开抽屉,拿出一封信递给堀川,说:“你果然记起来了。你因为头部受伤,得了‘恋爱症候群’,你忘记了和泉守99天。能使你记起他的唯一方法是他的死亡。你现在恢复了对他的记忆,也就说明他已经消失了。我只能尊重他的选择,他爱你,爱得很深沉。或许你需要自己静静。”

堀川忽然想起在他忘记和泉守这段期间,和泉守向他告白过一次。

“国广,我喜欢你。”和泉守小心翼翼又含情脉脉的说。

“对不起,我的心里已经被另外一个人填满了。”堀川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那时他自己都被吓到了,他哪有喜欢的人啊?

但是和泉守的表情却很难看。嘴角抽搐着勾起一个奇怪的弧度,眼里却全是悲与痛,还有快包不住的泪水。

兼桑这个大笨蛋!我喜欢的人明明就是你啊!!真是……笨的要死!

这样想着,堀川拼命的跑到那棵樱花树下,然后坐下来放声大哭。

“笨蛋笨蛋笨蛋!兼桑这个大笨蛋!!……喜欢你啊!明明就最喜欢你了啊!……记不住你又怎样?就因为这个要离我而去吗!!……兼桑你这个大骗子……明明说会一直牵着我的手直到世界毁灭都不会放开吗!!骗子!……”

堀川绝望的哭着,不知不觉就累得睡了过去。即使在睡梦中,也在小声的啜泣。

“国广,我爱你。”和泉守拥抱着堀川,在他耳边轻轻呢喃。

“爱我你就不要离开我啊笨蛋!”堀川哭着冲和泉守吼叫。

“抱歉……但是,我说过,那棵樱花树生命多旺盛,我就多爱你。放心,我一直爱着你,绝对不会忘记你。”说完,他便松开堀川,转身离去。

“兼桑要去哪里??!”堀川惊慌的想要跟上却发现自己完全挪不开步子,“回来啊!!兼桑!你回来啊!!”

再次醒来,脸上仍是泪痕,整张脸都凉凉的,似乎心也凉了。

堀川下意识的回头看那棵樱花树,忽然发现上面刻着几行字——

“在这个世界,你是我见过最美丽最可爱也是最闪耀的生命。请一定要记住我和我对你的爱。永远不要忘记,我深爱着你。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再亲口对你说一次‘我爱你’啊,国广。
         
                                 ——致我和泉守兼定的爱人堀川国广”

原来,兼桑那么害怕被我忘记啊。





快要过年了!废橘有一个想法!!有没有人要来玩兼堀接龙的!!??(兴致勃勃)
😭太太们行行好吧!!(一秒变怂包)
只要是有意者,不管男女老少,不管兼厨还是堀厨,都欢迎加入兼堀搞事大队(注意是兼堀)
群号:480991228
真的非常感谢!!!谢谢!!
谢谢各位!!!

这是个值得深讨的问题!!
想知道我啥时更新?等有人更新了我再更新吧!!(懒)
哈哈哈!(装13)






好吧我说实话,我今天就更,透露一下剧情——

那是不可能的啦~嘿嘿嘿,被骗了吧!

【兼堀】忘记你的99天(上)

恋爱症候群:因为某些原因忘记喜欢的人,即使记起来也会忘记,直到对方死亡
是 @春天 点的梗~

“……”

“…国广…”

谁?

“…我…爱你”

你是谁?

“……”

说话啊!回答我啊!

堀川睁开眼发现四周都黑漆漆的,刚才听到的熟悉而缥缈的声音也消失了,他迷惑的看看四周,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猛的转过身,却看到一个长发的男人。堀川皱了皱眉,他看不清眼前这人的表情,但是莫名其妙的,他出现的那一刻,堀川分明就安心下来了。

“国广。”

堀川想说话,刚张口喉咙就像被谁刺了一刀,完全无法发声。但是他至少知道了之前听到的声音是这人发出的了。

那人伸手揉了堀川柔软的黑发一番,这让堀川感到更加的安心了,也放松了警惕。那人的手也就向下滑,抚过堀川的脸颊,又滑到他的耳垂,在堀川还没反应过来时,将他的红耳钉取下,然后极速远离堀川。

即使堀川动机很高,但此时却迟钝得不行。他反应过来时立即大步迈出步子去追那人。

“不行!唯独那个不允许拿走!”

“不行啊!那是、那是他给我的!”

“还给我!那是,那对耳钉是他给我的啊啊!!”

“求求你了…还给我…那是他给我的…他…是谁?”

他是谁?是谁给我的?想不起来……头好痛……

堀川越是努力去回忆,头就越痛,脑内嗡嗡作响,几个画面闪过,堀川想抓住那些画面,却马上又忘记自己回忆起什么了。

那对红耳钉,是我一开始就有的啊,是吧……是我自己的,不是谁送的,是的。

头……好痛……

堀川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手入室,清光在旁边守着,见到自己醒来,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又转身向药研喊了一句:“药研!他醒了他醒了!”

药研拿了一剂药走过来,递给堀川:“把它喝了吧。有没有感到哪里不适应?”

堀川摇摇头,习惯性的准备伸出右手接药,刚抬起来,手就被传来被撕裂的痛。堀川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被缠上了厚厚的绷带。

“不记得发生什么了吗?”

“出阵遇到过于强大的敌人,受伤后昏了过去,醒来就回到本丸了。”堀川喝过药后回答着药研的问题。堀川又感到右手传来的疼痛,大概是刚才伤口裂开了,血渗过绷带,可以看到绷带被染红了一部分。

“我帮你重新包扎吧,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药研说着手就开始动起来了。“还记得我是谁吗?”

“记得,你是药研,那边那个是清光。”堀川认真的回答。

“好,看来记忆没有缺失。”药研点点头,又接着问“腰侧疼吗?能不能试着坐起来?”

堀川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腰侧中了一刀。他点点头,意思是可以试试。用左手支持着身体,慢慢坐起来。“没问题,可以坐起来”堀川笑了一下。

“嗯,现在就是你右手,记得每天都要换药,最近你都没有内番了,要注意不要撕裂伤口。”

“嗯,谢谢你,药研”堀川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这时,门被拉开了,出现在堀川视野里的是穿着出阵服的和泉守。他前几天被安排远征了,清光和药研看得出来他刚回本丸就赶过来了。

和泉守看到堀川那浑身是伤的样子,忍不住心疼的说:“笨蛋!”

堀川目光停在和泉守身上——不会错,他就、就是梦中的那个人……堀川下意识的摸摸耳垂——耳钉还在,只是梦。堀川松了口气。

然后他又对和泉守露出一个微笑。只要是和堀川相处久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堀川露出的是个对陌生人的保持距离的微笑。

和泉守往堀川那边去的步子僵住了。他认得堀川的这种笑。

“新朋友吗?欢迎来到这个本丸!”堀川这句话一出,药研和清光震惊的看着堀川。

“…国广…你怎么了?”

堀川不满的皱皱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喂…国广,你不要和我开玩笑啊……”和泉守的声音明显是颤抖的。

“先生,我为什么要和您开玩笑呢?”

“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吗?!”

堀川不再做答,但是和泉守从他那双深邃的瞳眸中看出他的不耐烦,就好像再说“我从没见过你,别烦我!”

“抱歉……”和泉守退出来关上了门。

室内药研惊讶的问“堀川……这种玩笑太过了吧?”

“药研为什么连你也这么说?我真的不认识他啊。这明明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啊。”

“我啊,有点讨厌这样的人。我明明不认识他啊,从来没见过他”

【兼堀】路

嘿嘿,终于开始更新啦!!刚从学校回来几天~

首先要感谢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弃我的小天使们!!
谢谢~

那……开始正文吧?


和泉守兼定是一家普通公司的普通的白领,他家和公司住的挺近的,所以他通常是上班下班都坚持步行。而从他家到公司有一条必经的路,但是此处并没有安装路灯。虽然说两边有好几家店回头出微微的光,但道路还是有些黑。

一次和泉守加班直到十点半才离开公司。他想到待会得一个人走那条漆黑的路心里就有点慌。

在他快要走到一家便利店时,听到后面越发急促的脚步声。他想:果然还是有不法分子!我知道我帅气但只要他敢靠近……呵,我和泉守兼定可是也很强大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和泉守也在心里默数着。

3、2、1……

和泉守猛地一转身,摆出一副来决斗吧的姿势。却不想后面的其实是个清秀的男孩,穿着这座城市的重点高中的制服,径直越过了和泉守——甚至不看他一眼,急匆匆的就赶到前面去,进入那家便利店。

和泉守愣住了,不是因为自己判断失误,也不是因为丢了脸,只是因为看到了那孩子的眼睛——蓝,纯净、透彻而干净的蓝。里面似乎蕴藏着大海,柔波荡漾。

他回过神来,又匆匆走进那家便利店,看到那孩子系着围裙,站在收银处,看到和泉守进来,甜甜的笑着,温柔的说了一句——

“欢迎光临”

和泉守再一次失神了,这个笑容似乎已经足够照亮这个世界,驱除所有黑暗了。

从那时候,和泉守常常自愿加班,直到十点半才从公司离开,走路时稍微慢些,都只是为了等那个稍微有些矮的孩纸。

而且,在那之后,他几乎每天晚上在路过那时,都要进那个便利店买些东西。即使不买东西也回打着逛一圈的旗号偷窥那孩子。

每次结账时和泉守都在盘算着该怎么搭话。在鼓起勇气准备说时,看到那孩子大海一般的双眸,瞬间又漏气了。

而这种局面直到特殊的一天才被打破。

那天,和泉守还如往常一样进入便利店,买了些小零食便去结账了。

正当他再次琢磨该怎样搭话时,少年先开口了

“先生,你好。这段时间您一直光临小店,真是非常感激!还有,零食要少吃,对身体不好。”

和泉守完全没想到会是他先开口,超出预料,他被吓到了,呆呆的站着,直勾勾的盯着那孩子。半晌才反应过来才问:“不好意思……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堀川国广。”堀川被和泉守盯得不自在,满脸通红,把目光别开,不去看和泉守。

“我是和泉守兼定。”在想起自己还没告诉堀川自己的姓名时,和泉守又补上了一句。

“嗯……先生,一共52元……您慢走”

就因为这短短的对话,和泉守高兴了三天。

但从那以后,和泉守和堀川就时常结伴而行,一起走那条黑黑的路。

还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和泉守还是和堀川一起走那条路。但是和泉守很心不在焉,堀川对他说的好多话他都没有听进去。

“兼桑?”堀川见和泉守又思考别的事情去了,于是轻轻的呼唤着。

“……”

“兼桑?”

“!!嗯!?国广你说到哪儿了?”和泉守一脸懵的样子。

“啊,算了,兼桑今天工作肯定很辛苦了,回去要好好休息哦,我先进店帮忙去了!”说完堀川便小跑了几步跑进便利店里头了。

和泉守站在路边看了那个便利店的入口好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良久,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迈着坚定的步伐进入了那家店。

“国广。”

“诶?兼桑?你不是应该已经回去了吗?”堀川迷惑地问。

“是的,但是国广,我不认识路,你可以帮我指一条路吗?”

“噗——兼桑走了这里那么久还有不认识的路吗??”堀川又一次笑了。

“是的,还有一条,那就是”说着,和泉守靠近堀川,将手放在堀川的心口上——

“通往你心里的那条路。”

晚自习下了,堀川站在学校门口等人。一阵风吹过,把他的刘海吹乱了。他伸手随意的捋了捋,心里无比甜蜜的想“没关系,我已经不会怕冷了,已经有人给我温暖了。”

现在,每一天都有一个人陪他走那段漆黑而充满爱的路了。

【兼堀】脑洞大开对话系列(二)

emmm,昨天晚上后来没到十二点就睡了……



NO.3

堀:…兼桑…唔…

兼:嘴上说着没那么依赖我,结果做梦都想着我啊。

堀:…呼…

兼:这样毫无防备的国广真是诱人啊。真是的,对别人可别这么毫无防备啊,笨蛋。

堀:…土方君……不要去…

兼:啊啊,原来不只是梦到我了吗……唉,有时候我也是很羡慕你的啊,土方。

堀:……

兼:晚安国广。我爱你。(吻)

(良久——)

堀:兼桑,睡着了吗?(小声)

兼:……

堀:睡了啊。其实兼桑不用羡慕土方君的,因为我对你们的感情在性质上是不同的。我喜欢土方君,但我爱兼桑啊。(笑)一直一直,都最爱兼桑了!

兼:真的?(严肃)

堀:啊啊!什么嘛!!兼桑根本没睡!!呜啊……兼桑全部都听到了……(捂脸)

兼:你不也装睡吗。

堀:不、不一样啦兼桑……(脸红)

兼:国广,我爱你。

堀:呜……我也是(小声)


NO.4

兼:哦,这样折被子似乎也不错啊。

堀:不要把被子当做卡纸啊兼桑……

兼:看好了,这样!嘿嘿,我还是扔得挺远的。

堀:兼桑,不要乱扔牙签啊……

兼:国广,你看小短刀捏的这个挺有啊。

堀:兼桑,不要玩泥巴啊。

兼:国广,你看你什么都不让我做,我总得找点东西来玩玩吧?

堀:唔……(沉思)哦!比如说可以玩……

兼:玩你。那么就来玩你吧,堀川国广。把你玩坏不就好了。

堀:诶!?兼……哇啊!!/////


我还是觉得我很勤劳啊!(并不)
明天早上就要回学校了,让我来祈祷一下:
一,不要掉粉(蓝瘦香菇)

二,希望明天早上下暴雨,大到家都出不了的那种(当然是在无危害的前提下)然后学校来通知返校时间推迟。

三,希望我们班的纪律委员迅速准备好炸药,交到学习委员那,(厉害吧贿赂了俩班干)然后把学校炸掉!!于是校方通知放一个月的假。

四,祈祷以上的祈祷会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