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豆腐

智商:0 文笔:0 老司机:10000

【兼堀】来伪更个段子

    我已经精尽粮绝了……各种意义上的(?)
    So来一小段子(´・ω・`)
     然鹅我感到自己快要写不出东西来了,就来伪更〒_〒

     和泉守和堀川走在街上。和泉守走在前面,堀川紧随其后。
     “国广,要喝水吗?”和泉守看到旁边一家便利店,随口问道。
     “哦,好啊。谢谢兼先生。”

     买完水,堀川仍然跟在和泉守身后。看见和泉守的腰,堀川忍不住用水瓶戳了戳和泉守的腰,吓得和泉守虎躯一震“国广你在干什么啊??!”
     “没、没有啊”堀川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
      “……”双方继续了沉默。和泉守用一只手挡在自己的腰部。堀川忽然童心大发,又用水瓶戳了戳和泉守挡在腰部的那只手,那手感受到后迅速收紧,想要捸住水瓶,奈何反应不及身后少年的快,扑了个空。
       堀川又一次反复了之前的动作,和泉守再次扑了个空。看着,堀川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哈哈哈——”
       “你笑个什么啊,别得意得太早了啊!再来啊!”和泉守也赌气般的要求再来一次。
       堀川听话的再一次重复这个动作,知道前面这个少年只是为了面子,便故意放慢动作。而这次自然也被抓到了。
        “兼先生好厉害啊,我完全……”夸奖的话未说完,对方直接抓住自己的手腕,俯下身来直勾勾的盯着碧蓝的眼睛。
        好、好近……少年不禁心跳加速,呼吸也稍有些急促,绯红也爬上了两腮。
        “国广,你又放水。”
        “没有啦兼先生……”
        “骗人。”
        “兼先生我……”
        “骗人。”
         “兼……”
         “骗人。”
         堀川踮起脚尖,像蜻蜓点水般啄了和泉守的额头一口,稍有些害羞的说:“作为补偿,总该可以了吧?”
         和泉守从鼻子里哼了一口气:“补偿这么简单么?这么点可不够啊。”说着便想要吻上红润的双唇。
         堀川却竖起了食指,按在和泉守唇上,说“兼先生,不可以哟,这里是公共场合。”
          “啧。麻烦。”和泉守在抱怨的同时,用公主抱一把抱起堀川,吓得对方轻呼了一声,双手环上自己的脖颈。
          “那么,就让我抱着你回家吧。”和泉守笑着说。

     

【兼堀】好东西都是我的

 
终于考完试了(吐血)……今天早上刚考完政治,好洗脑……来篇兼堀救救自己……

——————————————————————————————————————————
     本丸依旧安静,阳光依旧明媚,生活依旧美好。可是,这对于堀川国广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

      “国广——”和泉守兼定扯着嗓子喊。本来堀川国广想躲起来的,但听到和泉守兼定的喊声,又有些不忍了。
      “兼……兼先生……我在这呢…”掘川国广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叫唤了一声,但刚出口立马又后悔了。和泉守兼定应声走来,说:“我是有些生气了但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啊。”
       堀川国广躹了个躬,说:“兼先生,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那个那么重要——对于兼先生来说……”然后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等待着和泉守发话。
  看到自己的小助手紧张得都抖起来了,和泉守兼定又不免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作了——虽然说那是主人专门拿来给新选组的刀分的糕点,但国广不过是把它送给粟田口的小短刀们,自己有必要吗。
     “好啦好啦,安定他们不会在意的啦!”
     “那……兼先生呢?”
      “……我也一样”
      堀川国广听完后惊讶的抬起头,盯着那双同样碧蓝的眼睛。本以为逃不过一顿训的,谁会想到就这么算了呢?
      “那兼先生还想吃么?虽然不一定很好吃哦”堀川国广没底气的说。
      “没关系的啦,我真的没在生气啦!”和泉守兼定用手揉了揉堀川的头发,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
       “嗯……”堀川国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歌仙先生!您现在有空吗?”堀川国广一进厨房,逮着歌仙就问。
     “有啊,怎么了?”歌仙挑挑眉,猜到多半与和泉守有关系。
      “也没什么的……嗯,就是想请您教我做兼先生最喜欢吃的糕点……”堀川脸颊稍稍有些红。
     歌仙会心一笑:“怎么突然想到做糕点给他了?小情侣闹矛盾了啊?”
    “!!歌仙先生!”现在堀川的脸比发烧时还红,“请、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好啦,这可不是什么风雅之事。来吧,我教你。”歌仙终于知道为什么和泉守总是再说他家堀川有多可爱多可爱的了。
    “那么……有劳您了!”


   就在和泉宁正在喝水时,后面忽然传来一声甜甜的“兼先生”,吓得他呛了口水“国广你怎么一点儿声都没有!”
    “诶——吓到兼先生了啊……本来是想给兼先生一个惊喜的呢……”堀川下意识的嘟起了嘴,和泉守忍不住一把将他揽入怀中——果然我家国广最可爱了!
     和泉守满是宠溺的看着怀中人,问“你想给我什么惊喜?”
      堀川先是软软的问了一句“兼先生会嫌弃么”,在得到和泉守的否定回答之后,才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拿了出来。“兼先生,早上真的很抱歉。中午我去向歌仙先生学习做了这个!吃一个试试吧!”
     看着掘川一脸期待,和泉守拿起一个小糕点,送入口中。
     “嗯,国广,很好吃哦!你做的就是世界第一美味!”和泉守笑着说。
     “啊哈,真的么?!那么我去叫安君他们来哦,兼先生要多留些哦!”堀川说着就起身了,却被和泉守一把拉住,顺势就被扯入怀中。
      “兼先生!!”堀川惊慌的喊着,然后冷静了一下又说,“兼先生私心不能这么强哦,有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才行呢!”
       “哦?那么,我连你也需要和别人分享吗?”和泉守邪魅一笑。
        “诶?兼先生什么意……”未待堀川将话说完,和泉守低头吻上 那双唇。
        柔软地,细腻的,带着微微的凉意和温润的舌轻轻撬开唇瓣和齿,触到了对方的柔软的舌。被吻之人像触电般迅速将舌向后卷,可和泉守哪会任堀川逃亡呢?他稍用了些力,更加猛烈的进行第二轮攻击,也更加深入对方的口腔,有意无意的扫过上腭传来的稣痒更加刺激着堀川。在这个绵延的吻中,似乎两人心灵也挨得更近了。

          良久,这甜蜜的吻结束了。长长的银丝连着彼此的唇角,就似他们的缘分一样。
         因为缺氧,堀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泛红,整个人就这样瘫在了和泉守怀中。
        和泉守舔了舔瘫在自己怀中的小人的耳垂,说:  “所以说啊,我占有欲很强的。世界上所有好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堀川国广。”

——————————————————————————————————
    如上。
    似乎把兼桑写崩了。
    第一次写吻戏,这是项豆腐渣工程,各位凑和着看吧。

【兼堀】原来堀川小天使你耳环是酱紫来的

  有爱到不行啊!
  终于能看刀剑-活击了……好嗨森

【双堀】堀川国广和堀川国广

  中考时节雨纷纷,车上司机欲断魂(……被记几的才华给吓到)中考放假是一个好日子,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所以高考成绩是出来了吧,献上一篇双堀给高三毕业党(???大雾)说实话,我记几都不造我记几为毛会有这种冲动……大概是因为看了八叶君 的双堀吧…………
  可能稍微有点虐,可能写着写着就写成兼堀了(×
……可能还做不到一次完结……
—————————————————————————————————————————谁能告诉我我还能怎么写啊啊啊阿啊啊啊(害怕崩溃孤单寂寞冷)———————————————————————————

       “堀川的刀作没有二尺寸以下的。”

       “堀川国广的本体只有一尺九寸五分。赝品可能性极高。”

      “是啊。赝品……”

      “你是一把赝品。”

      “你只是一把赝品。”

      “赝品,赝品,赝品……”

     无所谓…我才不在意…赝品不赝品的……

      “呵呵。土方岁三,怎么会想要一把仿制的堀川国广呢?呵呵。”

      岁先生……岁先生他……
    
      “呵呵。和泉守兼定可是一把真品。他可是兼定十二代之作,怎么会希望有一把仿制品在自己身边成为自己的一个污点呢?呵呵。”

      兼……兼先生……啊啊……果然我还是……
      “很在意,对吧?赝品。”
      不会的、不会的……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

      好可怕……为什么会做那种梦啊……堀川国广一边切着洋葱,一边如是想。而且那个声音好熟悉啊,是谁呢?是谁呢……
      “堀川~”忽然闯入的人把堀川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也被吓了一跳,手一颤就不小心划到了另一只按在砧板上的手。
       “啊!堀川,你还好吗?”加州清光连忙抓起堀川国广的手,“啊啊,抱歉啊!走吧走吧,我先给你随便抱扎一下。主人找你有事,似乎是要煅新刀啰~”
       “……嗯”堀川国广应了一声。抬头忽然看到加州清光泪流满面。“清清清清清君!?对不起!”堀川国广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道歉了。
       “……堀川,你刚才切的是葱还是辣啊……”加州清光不断的眨眼,似乎这样做可以减轻眼睛的痛苦。
       “清君,我们先不说这个好吗?你说主上找我?”
       “嗯嗯。”
       “那我就先去了?”
       “嗯嗯。”
       啊啊,清君还真是……可爱啊~

       “哦,有新的成员来了呢!”堀川国广满脸期待的等待着耀眼的光芒散去。
       “啊啊,欢迎哦……诶?”堀川国广先是习惯的打了声招呼,然后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这个黑发蓝眼的少年。
       “……你好,我是堀川国广。是堀川的第一杰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长得和我一模一样,但是还是很高兴认识你!”
       “啊……哦。嗯嗯……”堀川国广像一个傻子一样不断的点头。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刚被锻出来的堀川国广在心底白了他一眼,“或者说带我熟悉熟悉这个本丸啊。”
       “哦哦!这边请!”

      
       “这里是厨房,再往东边走就是我们胁差的住所了。”
       “你们?还有其他胁差?”
       “唔,没关系的呀,其实大家都很好相处。但是千万不要和笑面青江这把胁差走得太近……”
       “噗嗤。小堀川~你这算是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吗?”堀川国广感到一只手搭上自己的肩,寒意从脊背一直蔓延到全身。
       “你就是笑面先生?初次见面,我是堀川国广,堀川的第一杰作。请多关照。”
      笑面青江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压低声音问另一个堀川:“你弟弟啊?”
     ……不是,是你的脑洞太惊人。堀川摇摇头,默默地想。
    “喂,那个……呃,堀川国广……我住哪一间?”
    “诶?抱歉,等一等,我得去问问主上。不用担心哦,我会帮你布置好房间的!”堀川笑得灿烂极了。
     嘛,原来我笑起来是这种样子的。其实还,蛮好看的……很可爱呢。这个堀川发愣着,心中好像漏了一拍。

    “堀川……先生!”
   “别那样叫我。好歹我们长得一样,名字也一样,叫亲密点你会少一块肉啊?”
   “堀川桑?”
   “什么事?”
   “嗯嗯,主上说让你和我一起住呢!现在也不早了,要不要休息了?”
   “好。”
   他们在床上躺好,堀川把灯关了,掖掖被子,忽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
   昨天晚上的那个声音……是我自己的??!

——————————————————————————————————————————

    天啦噜我在干什么!!?尽然写一篇双堀用了一天!!!?文太短,别嫌弃!╭(°A°`)╮
    还有两周就期末考试了,考完试未来在继续更文!假如我不记得了,各位记得提醒我哦!
   哦哦,还有兼堀的《血之花》也会更的!!
   诶对了, @八叶临[休假爬墙中] ,这可是答应好的文哦~回来了会继续的!
那么,就没什么了~

     

     

     

      

卜算子·候家书夜


  *半夜喝了杯牛奶好像就被词人附身了?忽然词性大发

  *写得其实没那么好,不喜勿喷……

  以下,进入正题!————————————————————————————————————
    
                                卜算子·候家书夜

   花落溶溶月,鸦鸣夜凄长。何时逢君家书到?孤寂独仿徨。
   冷焰剃花灯,三寸相思廊。雨点芭蕉心欲碎,伊人已断肠。

【兼堀】血之花Ⅳ

   抱歉啊,米娜桑,前段时间没更文,有点事,这个可能是截止七月份前最后一次更文了,如果可以的话橘子明天早起更一片,因为开学了,老爸要没收手机……那开始吧!
——————————————————————————————————————————
“真的好可爱啊……”和泉守兼定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诶?诶诶!!?兼、兼先生!!?”堀川国广的脸*更红了,索性把头埋得低低的。
  “嗯?国广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啊?”和泉守兼定关心的问堀川国广,“是不是发烧了?”
  “还、还不是兼先生觉得什么……我可爱什么的……”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兼兼兼先生自己都说出来了啊!!”
  我……说出来了……
  “那个啥,国广,你不要在意!我我我不是!绝对没有对国广有什么非分之想!”和泉守兼定慌忙解释到。
  “……兼先生的意思是……不喜欢我吗?”堀川国广猛地抬起头,一双含着泪水的蓝眼睛盯着和泉守兼定。
  “不是这个意……!”
  “我知道了,既然兼先生那么讨厌我,那么我离开好了。”堀川国广强忍着眼泪,刷的站起来,看起来随时准备要走。
  “不!国广,我……其实我很喜欢国广哦!”
  “……兼先生说的是真话么?”
  “是的!”和泉守兼定笃定的说。
  “那,兼先生……”堀川国广抬起头,往和泉守兼定的那边探了探,踮起脚,准备吻上和泉守兼定的唇。
  “……国广。”和泉守兼定向后一缩,打断了堀川国广的吻。
  “嗯。”堀川国广先是愣了愣,然后答应到。
  “我爱你。”
  “所以?你刚才是拒绝了我的吻了呢,兼先生”堀川国广特地的把“拒绝”一词读得非常重。
  “因为我爱你啊。”
  “?”
  “所以让我吻你才对吧。”
  堀川国广被和泉守兼定说得惊讶的瞪大了眼瞳,然后莞尔一笑,闭上双眼微微抬起头来,等待着和泉守兼定的吻。
  ……
  一起吃过早餐,和泉守兼定先送堀川国广回了家,然后才去上班。
  和泉守兼定刚进屋,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就一直“我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看着和泉守兼定。
  “……发生什么了吗?”和泉守兼定被他们的目光刺得坐立不安,终于开口问到。
  “你今天迟到了。”加州清光终于开口。
  “啥?”
  “你今天迟到了。”大和守安定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了一遍。
  “这不可能!!虽然我没有戴表,但是国广明明帮我把时间掐准了的!而且吃早餐时,我们明明吃的很快……”
  和泉守兼定反驳到,但是越往后说越没底气,自己一下又想到吃饭时发生的事情,脸就红起来了,还情不自禁的傻笑起来。
  “喂喂,打断你的妄想真是抱歉啊。而且你刚刚说的国广是谁啊?”加州清光一脸邪笑,脸上写满了计划通,和泉守兼定立刻意识到被算计了。
  “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和泉守兼定深呼吸几次,然后答到,虽然很没底气。
  “呐呐,阿兼你们认识多久了?”
  “安定我发现你也开始八卦了啊,是被加州传染的吧?”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在公交车上,他给了我一杯咖啡。”
  “真是公交车上遇到爱啊!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
  “哦!还没告白吧?要不要我来做你们的神助攻啊?”
  “你才还没告白呢!你来只会越助越糟!”
  “哦哦~告白了啊~牵手了没?拥抱了没?接吻了没?做过了没?”
  “没有!!”我的私事你们怎么管那么多?和泉守兼定白了他们一眼,继续工作去了。
  “……安定安定!你看啊,阿兼脸一阵白,一阵红的,肯定是我问的其实是对的!”加州清光忽然拉过大和守安定,悄悄地说。
  “啊?”大和守安定正认真的工作呢,还没反应过来。
  “意思是说,他们也许已经做过了~”
  “天哪,不可思议啊!话说回来,好想看一下那个所谓的国广啊!”
  “我想到一个人,那天在饭店是不是遇到了一个男孩?我怀疑他就是国广!”
  “哦!”
  “嗯,推理能力还挺好的嘛,假如我说他不是呢?”如雷鸣一般的声音在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身后响起,吓得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打了几个寒战,然后一动不动的。
  终于,大和守安定鼓起胆子问:“阿兼……其实那个国广就是那天中午的那个好看的小男孩吧?”
  “小男孩?小字没用好。但他确实又好看又小只。”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毛线啊!我们还没做过呢!!!你们还不认真工作?怎么又问起来了?!”和泉守兼定这样一吼,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都只得继续工作了。
 
  ~~~~~~~~~~~下班了哦~~~~~~~~

  和泉守兼定,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一同下楼去了,却遇到了一个长得眉目清秀的男孩,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国广!!?你怎么来了?”
  “我来等兼先生啊”堀川国广张开双臂,做出了一个“求抱抱”的姿势。
  “……哦。”和泉守兼定应一声,然后抱了他一下,又问:“国广你等很久了吧?”
  “没关系,因为是等兼先生。请问这两位是?”
  “国广,你最好不要认识那两个人!走吧,回家!”
  “!!?回家啊,是去我家还是去兼先生家呢?”
  “哎呀,无所谓啦!国广你会做饭吗?我好饿啊。”
  “好啊,那么去我家吧,我做饭给兼先生吃好了。”
  “嗯嗯,国广你最好了。”
  “嘿嘿,因为兼先生是第一个吻我的人啊。”
  “诶,对了,国广你家在哪啊?”
  “我现在是和哥哥们住呢。在十里小区。”
   “十里小区啊,那天加州他们也是在十里小区捉了一个犯人呢。”
  “嗯,这件事几乎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大哥也差点就被发现了呢。
  堀川国广这样想着,没说话,和泉守兼定以为他被那件事吓着了,连忙抱住他,说“没事没事,有我在呢……”
堀川国广就被拉回了现实,然后他借势把心事向和泉守兼定诉说“兼先生,我好怕啊。怕哥哥们都被……怕他们都离开我……怕有一天,我自己也会离开,怕有一天,你会讨厌我,会远离我……”堀川国广说着说着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稍稍带上了点哭腔,和泉守兼定听得心里难受,忙安慰他“不会的不会的,哥哥们会健康的,我也会保护你的,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那一次,堀川国广哭了,那是自打他记事以来第一次哭,哭得很厉害,仿佛要把一切难过的事都哭出来。而和泉守兼定就一直抱着他,安慰他。

  “兼先生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因为我爱你啊。”
  “兼先生会不要我,另寻新欢么?”
  “怎么会呢,你是我爱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
  “兼先生……”
  “我在呢”
  “嗯……”

————————————————————————————————————

  妈呀,码完啦~好开森~
  那么艾特几位小天使吧! @霖   @小猪快跑  @萤の颜  @Yhemei  @赤羽   @惡熊Qny  @八叶 临 @桔子娃娃 @沉迷吸冰の橙子
   那么久没更文了,真是抱歉啊~不要生橘子的气哦~心心给你们哦(・ิv・ิ)っ♡

 
 

【兼堀】血之花 Ⅲ

  额……本来想昨天晚上更文的……结果竟然去看动画片去了……于是今天努力更文吧!(ง •̀_•́)ง
  差不多就可以产生好感了吧~(虽然是预计呢☆)
  哦,对了,这章文其实比较偏向国广家的呢。

——————————————————————————————————————————
  “堀川,我饿了……”
  “忍着点吧,大哥还没回来呢。”
  “哦……”
   ……
  “……我饿了”
  “好好好,再等十分钟吧,要是大哥再不回来,我们就先吃吧。”
  “好……”
  “呐,哥,你说大哥会不会被发现了……”
  “这种玩笑不能开”
  “哥,我有种紧张的感觉……”
  “……我们先吃饭吧”
  “嗯。”

  “名字?”
  “山伏伊东”(因为是伊东家所持有,so)
  “真名”
  “山伏伊东”
  “呵!希望你还是好好的对待这次审问,说不准待会你的兄弟会出现在这里呢”加州清光瞪着这个自称山伏伊东的人。
  “……我没有兄弟。”山伏伊东这样说,其实他的心里一紧,担心着自己的弟弟会不会也被发现了。
  “哦?是么?”加州清光笑得邪魅极了。
  山伏伊东也是死死的盯着加州清光。
  “呐,我说,别紧张,我只不过是和你聊聊天的”
  “……”
  “话说昨天我们逮捕了一个金发的少年呢,那一头金发呀,kirakira的呢~”山伏伊东听了,不禁心头一紧,虽然很快又调整过来了 ,但仍然是被加州清光的赤瞳捕捉到了。
  呵呵,露出破绽了呢。
  “他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们了哦,所以啊,你这样垂死挣扎是没有用呢。”
  “不可能。”
  “哦?为什么?说来听听啊”
  “还是那句话,我没有兄弟。”
  “哼,嘴硬!安定!把昨天在十里小区抓到的那个人带上来!”语毕,大和守安定便带着一个金发男子走了进来。
  “抬头。”那个人并没有动
  “啧!”加州清光把那个人的头强行扳起来,山伏伊东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又松了口气——并不是山姥切国广,只是同样有着金发而已。
  “我说,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你们不会随便去逮捕人的吧?既然如此,你们来抓我一定是因为这个金发少年,而我并没有兄弟,所以我的认知只能解释为你们抓、错、人、了。”
  “你!”加州清光被山伏伊东的一番话说懵了,有些生气,差点一拳轮过去,而大和守安定眼疾手快拦住了他。
  “清光。”
  “嘁!”
  “你知道的,我们不可能仅凭你的一面之词而放了你,也不会逮捕无辜的人的,所以如果你是无罪的,我们会向你道歉,反之,我们会毫不留情的——嗯,那要看你的罪行了。”大和守安定冷静的向山伏伊东解释着。
  “那,现在你们还没找到任何我有罪的证据吧?”
  “暂时没有。”
  “那么,我可以走了吗?警官先生?”
  “……可以了”

  “我回来了。”
  “大哥!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被警察抓去审了一下。别担心,他们没发现我们,只是抓错了而已。”
  “嗯,没事就好。”堀川国广笑了一下。
  “被问名字了吧?”山姥切国广问。
  “啊,但是我机智的换了个假名!”原名是山伏国广的那个人自豪的说。
  “堀川,后天晚上我们准备由你去”山姥切国广不理他,转过来和堀川国广说话。
  “嗯,我知道。”堀川国广很平静,丝毫没有因为是自己去而激动,因为他们三人之中堀川国广是最适合暗杀,潜入什么的。
  “那么,我开动啦~”
  “等等啊!大哥你回来还没有洗手吧?!先去洗手啊!”堀川国广说着拉着山伏国广去厨房洗了手,就在这个时间段,山姥切国广已经开始吃了。
  “山山山山姥切!不要先吃啊!啊啊!你吃的是!啊啊,堀川你看他!”堀川国广笑了笑,笑得极其幸福。
  如果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普通的,幸福的三兄弟,那该多好啊……但是,已经不能回头了啊。
 
  “兼先生今天也是帅帅的呢!”特地在和泉守兼定家楼下等着和泉守兼定的堀川国广夸了和泉守兼定一句。
  “那当然了!我可是帅气有强大的!国广你可以依靠我哦!”和泉守兼定帅气的笑笑,冲堀川国广说。
  堀川国广听了瞬间红了脸。和泉守兼定忽然意识到刚才那句话的歧义,赶紧转开话题:“国广吃早餐了没?如果没有的话,不介意和我一起吧?”
  “嗯,怎么可能介意呢!”
 
  “喂,国广,不要动。”和泉守兼定忽然严肃起来,搞得堀川国广哗的紧张起来了。和泉守兼定伸过一只手来,堀川国广以为自己已经暴露了,打算拔腿飞奔前,和泉守兼定的手落下来,从他的脸上揪下一粒米饭,然后说,“小心点呐”堀川国广先是松了口气,然后才反应过来,于是就像满脸涂了胭脂一样。
  嗯,真是只容易脸红的生物啊……好可爱啊……好想要一口吞下去……

——————————————————————————————————————————————

  终于……写完啦~好惬意啊= ̄ω ̄=,诶嘿~
  然后艾特我的小美女吧~ @萤の颜  @Yhemei  @赤羽  @小猪快跑  @惡熊Qny  @八叶 临 @桔子娃娃

 
 

 
 
 
 
 
 

【兼堀】血之花 Ⅱ

  好嘞,接着上篇的,有种被看穿要写啥了的赶脚…(捂脸)
  那……开始吧……(大晚上的我竟然在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撸文!不可思议!)

————————————————————————————————————
  和泉守兼定早早的就起床了,心情那一个好得,于是认真工作起来了,搞得大和守安定以为他生病了。
  “诶,你今天没生病吧?”大和守安定摆出一副世界末日快要到了的表情,一边侃调着。
  “我说啊,我不就认真干事了吗,你们怎么一个个的全都像见鬼了一样啊……”
  “因为阿兼你好久没有这么有干劲过了啊。遇到什么好事儿了?说来大家分享一下嘛!”大和守安定一脸坏笑。
  “还能有什么事,现在对他最好的事不就是有了喜欢的人了嘛!”加州清光把一沓资料放在大和守安定的桌上。
  “乱说什么呢!你们两个!很闲啊!?”和泉守兼定恼羞成怒,开启了河东狮吼模式。
  “哎呀呀,安定你看啊,单身狗生气了~”
  “嗯嗯,看到了,好可爱哦~”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哎呀哎呀炸毛啦~”

  “安定,清光,你们两个午饭打算在哪吃?”和泉守兼定随意一瞥墙上的挂钟,要到午饭的时间了。
  “一起到楼下的那家吃吧,上周我去了一次,味道还不错!”加州清光放下手头的工作,拉着和泉守兼定和大和守安定就重下了楼。
  “蛋包饭蛋包饭蛋包饭蛋包饭~我要吃蛋包饭~”大和守安定不断的念着。
  “阿兼,你吃什么?”加州清光转过头来,却发现他盯着一个角落发呆。他顺着和泉守兼定的目光看过去,一个和和泉守兼定长得十分相似的男孩坐在那,发现了和泉守兼定,还冲他笑了一下,和他挥挥手。
  “……喂,安定”加州清光扯了扯大和守安定的衣袖,然后示意了一下,大和守安定就发现了堀川国广。
  “喂,阿兼,我和清光想起还有点事,先走了啊,你自己吃吧。”说完大和守安定拉着加州清光就往门外走。
  “哦,那你们去忙吧。我待会就回去。”和泉守兼定回了这么一句,然后点了份工作餐,走向堀川国广。
  “兼先生的两位朋友去哪呢?”堀川国广笑着问。
  “哦,他们两个说有点事还没处理,刚走。”和泉守兼定接过堀川国广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
  “作为警察一定很忙吧!兼先生觉得累吗?”堀川国广还是笑得那么温柔。
  “还好吧……”和泉守兼定想了想自己平时还是挺闲的,但这段时间因为有一个连环杀人案件,稍稍有些忙。
  “那么……”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和泉守兼定忽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告诉堀川国广过,和泉守兼定瞬间用防备的目光看着堀川国广。
  “哦,这个啊,刚才看到兼先生从警察局的门口出来呢,而且兼先生穿着制服的,不是么?”堀川国广冷静的回答着,其实他的内心现在好比海啸来过。
  还好我机智……
  “兼先生最近在破一个连环杀人案吧?电视上都有播的这几天。”堀川国广试探性的问。
  “嗯,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点眉目呢。线索也很少。”
  “兼先生和我说说吧!我说不定还可以帮到你们什么呢!”
  “……”和泉守兼定觉得人家这么热情,不好拒绝,但是这些线索是不可能告诉除他们这个专案组以外的人的,所以和泉守兼定选择了沉默。
  因为这个沉默,显得气氛很是尴尬。刚好这时,服务员把他们点的东西拿来了,堀川国广就说:“兼先生快吃吧,待会你不是还要工作吗?”
  “嗯好。”和泉守兼定开始有些怀疑这个热心过头的孩子了。

  “那兼先生再见哦。对了,你家住哪?有时间我来找你玩啊~”堀川国广问。和泉守兼定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自家的住址告诉了堀川国广。
  “兼先生再见!”
  “啊,有时间来我家玩啊”和泉守兼定习惯性的套客了一句,结果堀川国广却激动得……

  “阿兼,你终于回来了啊。刚才那个小帅哥是谁啊?”和泉守兼定刚回到办公室,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就不怀好意的凑上来了,缠着他不放。
  “……普通朋友而已。”
  “哎呀哎呀!你迟疑了!”
 

   “堀川,他的地址弄到没?”
   “嗯,弄到了。哥,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动手?”
  “后天晚上吧……还有啊,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别被发现了。”
  “嗯。那……我走了……”
  “堀川……今天留在这过夜吧……大哥今天也要回来……”
  “……好。”

————————————————————————————————————
  终于码完了!好累啊~
  忽然觉得自己好勤奋啊!大清晨的在码文诶☆
  于是,再次艾特小天使们 @Yhemei  @赤羽  @小猪快跑  @桔子娃娃  @惡熊Qny  @萤の颜

 

 
 
 

【兼堀】血之花 Ⅰ

  橘子准备写长文了哦~相信橘子会更的(吧)!会写崩,会写崩,会写崩!不更的时候会写段子~
  诶嘿☆辣么看招——橘子的幼儿园文笔!

——————————————————————————————————————————————————————————————————
  “呼,累死了!我可以走了吗?”和泉守兼定伸了个懒腰,把刚整理好的线索交给同事大和守安定,然后没等到回答就溜走了。
  “喂!你!”大和守安定大吼一句,却无人回应。
  哎!又是我要一个人加班到半夜的节奏么……大和守安定叹了口气,回想起曾经是工作狂的和泉守兼定,觉得这转变未免也太大了吧?!他想,曾经这位警官办事利落而且很准,可自从上个月开始就变得懒懒散散,做笔录啊,整理资料啊什么的就总是偷工减料,偏偏现在又遇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连环案件,假如一直解不出来的话凶手会再不断杀人的吧……果然还是辞职好吧!!?
  大和守安定在那边胡思乱想,而和泉守兼定已经走到大门口了。地上,湿的;行人,全都撑着伞。
  我……好像没有带伞……和泉守兼定这样想着,双手抱着脑袋,准备冲到车站。

  车上一个人,全身都湿透了,一副窘样。和泉守兼定垂着头,想着怎么从离家最近的一站冲回家。少时,微微抬起头,看见一只纤小的手递过一杯热咖啡,不禁吓了一下。
  和泉守兼定抬起头打量着面前这位笑容温和的少年。黑色的短发,尾稍微翘,一双蓝眼睛好似映出了一个美好的世界。和泉守兼定看呆了,这个少年长的……好美……
  “你……没事吧?”少年脸上的微笑变成了担忧,这个人反应力好慢啊……
  “啊!没事没事,谢谢啊”接过少年递过的咖啡,说“我叫和泉守兼定,你叫什么名字?”
  “堀川国广。”这个少年微笑着,好像这个微笑的魅力很大呢,“和泉守先生,你好啊。”
  “呃,你好……”和泉守兼定拿着咖啡暖手,迟迟不喝,作为警察,他的本性其实是防备着这个突然凑上来的少年的。
  “和泉守先生,我可以叫您兼先生么?”少年一脸温柔无邪。
  “啊,可以啊,反正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嗯!谢谢你,兼先生”堀川国广注意到和泉守兼定没有拿伞,就把自己的伞递给他,说“兼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就用我的伞吧”
  “那你呢?”
  “我没关系的哦,我家就在车站附近呢!”
  “那,谢谢啊……”
  “兼先生,我到站了,就先下车了哦”
  “嗯,谢谢你的伞啊”和泉守兼定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看着堀川国广回了他个手势,下了车,然后就在堀川国广露出一副狡猾的笑容前回过了头,继续盯着前面的路看,还一边想着,这人还不错。

  “哥,得手了”一个瘦小的身影矗立在黑暗中,对旁边裹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白布的人说。
  “嗯,小心点,毕竟对方是警察,如果被发现了,会发生什么你是知道的”裹着布的金发少年平淡的说。
  “好,那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砰!”少年关上门,若无其事的走出这栋房屋,雨后的阳光照在他湖水般的蓝色眼瞳中。

————————————————————————————————————————————
  其实想写相爱相杀的故事,然而废橘并写不出来……(扶额)故事虽然有点少,但希望大家不要在意……
  那么还请继续关注橘子写的文哦~
  最后艾特几位小天使~ @Yhemei  @赤羽  @小猪快跑  @桔子娃娃  @惡熊Qny (感觉好像艾特了一堆大角虫)
  

【兼堀】兼堀日常小段子(诶嘿嘿~)

  橘子第一次撸文,多少有些紧张呢~诶嘿嘿~
  幼儿园文笔不准在意哦!(ฅ>ω<*ฅ)
  ……(可能会写崩,还有内容偏少呢)

–––––––––––––––––––––––––––––––––––––––––––––––––––––––––––––––––––––––––––––––––––––––––––(诶嘿~)–––––

①不听话的后果

  “唔,兼先生,你怎么老是这样!你这样真的让我头疼诶!”堀川国光一边收拾着和泉守兼定制造的垃圾,还边数落着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心不在焉的听着教训,仔细观察着堀川国广。鼓着微微泛红的脸,一本正经教训着对方,还在一边收拾着……收拾着那啥,诶嘿……
  “兼先生!您在看什么呢!”堀川国广收拾完那堆垃圾,笑得一脸纯良无害。
  “哦,呃,那啥,就觉得国广你好啰嗦啊……”
  “兼先生!?我啰嗦?那您就别总是弄那么多垃圾什么的又不打扫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那你几个意思呢?”堀川国广笑得更温柔了,但和泉守兼定分明感到背后一凉。
  “啊啊,没有啦,真的,相信我国广!”
  “哦~那兼先生你说我要真的假相信你呢,还是假的真相信你呢?”
  “国广一定要真的假相信我哦!”和泉守兼定秒回,然后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
  “国广,我好饿啊”和泉守兼定哀嚎着。
  “兼先生要为今天早上做的事付出相应的代价哦~”堀川国广笑得甜甜的。
 

②解释

  “兼先生!”堀川国广打开门,发现和泉守兼定在和日本号还有次刀太郎一起喝酒。
  “兼先生真是的!最近你身体又不好,还来这里喝酒!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呢!”堀川国广明显又生气了呢……
  “国广,不要生气嘛……”和泉守兼定带着几分醉意哀求着。
  “……呵呵” 
  “啊!国广,你听我解释啊!”
  “好啊,你说啊”堀川国广很少这样听和泉守兼定的解释。
  “呃,嗯,国广,其实事情是这……”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和泉守兼定的“样”子还没出来,就被堀川国广打断了。
  “国广……不是,你听我说啊”
  堀川国广继续不听。
  “我不……唔”和泉守兼定急了,堵住了堀川国广的嘴——用他自己的嘴。

③在一起的日子
  “国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堀川国广把自己的和对方的生日,各种节日都想了一遍,却不是任何一个。
  “你在好好想一遍!”
  “唔……”堀川国广又把土方岁三所有的重要日子回忆了一遍,仍是回忆无果。
  “笨蛋啊,今天可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啊!”
  “呐呐,兼先生,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
  “今天可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百天啊~国广你竟然没有想到呢”
  “……那个,兼先生,首先我很开心你记得这个日子,其次,今天是第九十九天,明天才是第一百天呢……”
  “……”
(和泉守兼定:喵喵喵?)

④一加一等于三
  “兼先生,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三啊?”堀川国广满脸疑惑的问和泉守兼定。
  “国广,你从哪里听来的啊”
  “哦,刚才在和大和守还有加州在聊天,大和守说了句一加一等于三,我问为什么,加州和大和守就在那两脸(坏)笑,让我来问你”
  “嗯,国广你知不知道一加一为什么等于王字?”
  “知道哦”
  “嗯,好那我来给你解释,一加一等于王,而王就是隔壁老王,隔壁老王就是小三啊,所以一加一等于三啊”
  “!!原来是这样啊!”堀川国广一脸兴奋,好像发现了新天地。

————————————————————————————————————————————
  嗯,这次的文就是这样了,诶嘿~☆              
希望米娜桑可以继续关注橘子哦~
  最后是巴啦啦魔法阵 @桔子娃娃(明明只能艾特一个人,还魔法阵,嘚瑟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