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豆腐

这里兼堀迷妹一只,喜欢兼堀的同党愿意一起玩吗(*ˉ︶ˉ*)

【兼堀】脑洞大开对话系列(二)

emmm,昨天晚上后来没到十二点就睡了……



NO.3

堀:…兼桑…唔…

兼:嘴上说着没那么依赖我,结果做梦都想着我啊。

堀:…呼…

兼:这样毫无防备的国广真是诱人啊。真是的,对别人可别这么毫无防备啊,笨蛋。

堀:…土方君……不要去…

兼:啊啊,原来不只是梦到我了吗……唉,有时候我也是很羡慕你的啊,土方。

堀:……

兼:晚安国广。我爱你。(吻)

(良久——)

堀:兼桑,睡着了吗?(小声)

兼:……

堀:睡了啊。其实兼桑不用羡慕土方君的,因为我对你们的感情在性质上是不同的。我喜欢土方君,但我爱兼桑啊。(笑)一直一直,都最爱兼桑了!

兼:真的?(严肃)

堀:啊啊!什么嘛!!兼桑根本没睡!!呜啊……兼桑全部都听到了……(捂脸)

兼:你不也装睡吗。

堀:不、不一样啦兼桑……(脸红)

兼:国广,我爱你。

堀:呜……我也是(小声)


NO.4

兼:哦,这样折被子似乎也不错啊。

堀:不要把被子当做卡纸啊兼桑……

兼:看好了,这样!嘿嘿,我还是扔得挺远的。

堀:兼桑,不要乱扔牙签啊……

兼:国广,你看小短刀捏的这个挺有啊。

堀:兼桑,不要玩泥巴啊。

兼:国广,你看你什么都不让我做,我总得找点东西来玩玩吧?

堀:唔……(沉思)哦!比如说可以玩……

兼:玩你。那么就来玩你吧,堀川国广。把你玩坏不就好了。

堀:诶!?兼……哇啊!!/////


我还是觉得我很勤劳啊!(并不)
明天早上就要回学校了,让我来祈祷一下:
一,不要掉粉(蓝瘦香菇)

二,希望明天早上下暴雨,大到家都出不了的那种(当然是在无危害的前提下)然后学校来通知返校时间推迟。

三,希望我们班的纪律委员迅速准备好炸药,交到学习委员那,(厉害吧贿赂了俩班干)然后把学校炸掉!!于是校方通知放一个月的假。

四,祈祷以上的祈祷会成真。



【兼堀】脑洞大开对话系列(一)

只是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七八糟的对话而已……




NO.1

兼:啊!痛!

堀:诶!?扯痛了么?对不起,兼桑!

兼:没事没事,继续梳吧。

堀:好……

兼:等等!作为补偿,你亲我一口吧!

堀:……我拒绝。

兼:那我就告诉全本丸你是我的!

堀:大家都已经知道到了兼桑。

兼:那我就把你那承欢的可人样子描述给大家好了?

堀:诶!?怎么可以!兼桑你欺负人!

兼:就一句话,亲不亲?

堀:…亲…chu~

兼:你这小子,给你便宜占你还磨磨唧唧的。

堀:明明是您占我便宜(小声)




NO.2

堀:兼桑,任务结束前要听从安排啦!

兼:哈?不要。我只想和你一组。

堀:兼桑…(为难)那、完成任务后,你做什么都可以,一直粘着我也可以哦!

兼:…(心动)

堀:而且不管怎样我都同意哦!

兼:…好吧,那我就先去做任务,回来了你一定要好、好、的、陪、着、我

堀:嗯!(被重音引得发寒)

兼:先付定金吧!

堀:定金?那是——嗯~兼、兼桑,怎么可以这样!!?

兼:都说了是定金啦定金!而且国广你也很喜欢不是吗。

堀:没有——唔、不要再…回来再、再做吧……

兼:等我回来了你就尽情哭喊吧。

堀:!!////(原地爆炸)



嘛,暂时只有这里,快的话今天晚上(虽然现在就是晚上,但我指的是12点之后)就会更,慢的话也是明天早上就会更!!

相信我,我已经很勤奋了对不对!!诶这句话好耳熟,我是不是说过好几遍了?

【兼堀】剪指甲

甜甜的段子~月考第二天晚自习写的……
回来看到自己没有掉粉好开心……感谢你们!!         ( Q V Q)以及,国庆节快乐!!祝你有n个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早晨!!

和泉守拿着指甲刀,坐在沙发上,看见刚从浴室出来的堀川,向他招了招手。

“国广,过来。”

“怎么了,兼桑?”堀川听话的走了过去,用含着水汽的蓝眼睛看着他。

和泉守一把将未反应过来的堀川揽到怀里,抱着他闻了闻,轻轻说:“好香啊……”

“唔…别闹了兼桑……”和泉守舔了舔堀川的颈窝,这让堀川不得不回过头,用略为责备的目光看着和泉守。

“好好,不闹了。帮我剪指甲吧,国广。”将指甲刀硬塞入堀川手中,有用自己的左手握在他的左手上。

堀川忍不住笑了,说:“兼桑,这是什么奇怪的剪法啊。很不方便的。”语罢,还用另一只手往上摸了摸和泉守的脸。

和泉守却用自己的右手一个猛势将堀川的脸扭过来,低声说:“要是箭痛了有你好看。”还像警告般的咬住了堀川的下唇,又安抚性的舔了一下,才说:“剪吧。”

堀川的脸哧的就红了,情不自禁的偷偷瞄了和泉守一眼。

说着是自己帮和泉守剪指甲,实则是和泉守把着自己的手在剪,堀川根本不用使力或移动。

终于剪好了……堀川默默想着,做好了站起来的准备,不想和泉守将指甲刀随手一扔,双手抱上堀川的腰,把他放倒在沙发上,还压了上去,定定的看着他说:“你可是把我的手弄痛了哦。”

“兼桑……耍流氓也要有依据的……明明是您自己在剪,我根本就没有使力……”堀川委屈巴巴的看着和泉守,丝毫没有底气的说。

“本来还想手下留情的,你这么一反驳反而激起了我的征服欲呢。”和泉守笑得异常邪魅,俯下身便吻上了堀川。

P.S.后文请自行脑补……(我对不起)

其实灵感来源于生活,这篇段子的来源是酱紫的:月考的第二天早上考完数学大家在那里对答案,然后班上的一对gay特别淡定的在那里剪指甲(就是攻抱着受让受帮自己剪指甲)然后好多人被闪瞎了qwq

【兼堀】那几天的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娱乐段子嘿嘿嘿~
上面那个↗是语气词不是papapa的意思!!(可能只有我自己想歪了…)
可能ooc
这是侧面描写(?)

    一期一振:睡觉时间到了,要乖乖睡觉哦。晚安。
    粟田口大队:好~一期哥晚安!
   
   【唰——】(关门声)

     众短刀+两胁差:……

     厚:一期哥走了没?
     乱:走啦走……

    【唰——】 (开门声)
     一期一振:厚、乱,出来一下我们谈谈怎样做到乖乖睡觉好吗。
     乱:……(糟了,陈述句!!)
     厚:对、对不起,一期哥!!我们错了!会好好睡觉的!!
     一期一振:是啊,一定要好、好、睡、觉哦。
     乱:明白!!

    【唰——】(关门声)
      众短刀+两胁差:……

    【踏踏踏……】

     鲶尾:一期哥这回应该真的走了吧?
     乱:走啦走啦!!
     平野:鲶尾哥哥,今天要讲什么故事?
     鲶尾:呵呵呵呵呵呵呵……今天,我们来讲一个……鬼故事(颤音)
     五虎退:呜!好可怕!!
     鲶尾:而且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真实的事……并且发生在这个本丸……
     秋田:他、他半夜会来找我们吗?
     鲶尾:我也不知道啊呵呵呵……
     厚:快点说吧,我等不及了!!
     鲶尾:你们记不记得那天晚上,我半夜拉着骨喰去上厕所,然后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听到了啜泣声和听起来很痛苦的呻吟……
     乱:诶!!说起来昨天晚上我也听到了!昨天晚上我睡不着,然后就听见了啜泣声和呻吟!!
     五虎退:那、那只鬼是不是来找我们了……(颤抖)
     (呜、嗯嗯…啊啊,哈、哈——)
     药研:嘘——我好像听到了。
   【安静——】
     厚:不对啊,我怎么什么都没听到?
     乱:嘘!我把门拉开点。
   【唰】
     (嗯啊啊、轻…呜,轻一点……)
     鲶尾:他说了什么?
     药研:好像是……“轻一点”?
     鲶尾:……
     五虎退:呜,好可怜,他听起来好痛苦的样子……
     平野:感觉像是被刀捅了一样……结合起刚才那句话来想的话……
     秋田:好可怕啊…… 要不,我们再去拜托青江先生一次吧?真的好可怕啊
     乱:等等!!好像又说话了,你们听!!
   【安静——】
     (等、等等…稍微有点痛、嗯!哈、哈……兼呜、兼先生……)
     乱:他是不是说了一句兼先生??而且你们觉不觉得声音有些像堀川先生?
    鲶尾: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堀川的声音!
    秋田:他刚才不是说了句有点痛吗!!?难道和泉守先生在虐待堀川先生!!?
    前田:不会吧,和泉守先生把堀川先生当作宝贝一样呢,就像一期哥对我们一样!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啊……
    厚:说不定平时的和泉守先生是伪装出来的,夜晚虐待堀川先生的才是真正的和泉守先生!!
    五虎退:天哪,好可怕……可是现在堀川先生该怎么办啊?
    鲶尾:要不……我们去找一期哥问……
  

    【唰——】
      一期一振:你们怎么还在聊天啊?已经很晚咯,再不睡我就要生气了。
      秋田:一期哥,你去救救堀川先生好不好?他好可怜的!
      一期一振:???
      五虎退:一期哥你听!!
   (兼、兼先…啊啊…呜、嗯…轻一点啊啊……)
      一期一振:这个……(脸红)
     乱:一期哥,我们还听到堀川先生说好痛,会不会是和泉守先生在虐待堀川先生啊?
     一期一振:没有的事……
     骨喰:感觉很痛苦。
     一期一振:那、我去看看好吗?你们乖乖睡觉好吗?
     厚:嗯嗯,一期哥你快去看看吧!!
   
   
     【唰——】
       一期一振:……(看来得请主上把房间的隔音效果弄好一点了。)

 

次日

    堀川一手抱着装衣服的盆,一手扶着墙,缓缓移动。
    “嘶——痛啊……”堀川脸色非常不好,索性直接坐下,但是发现坐下的话,后面也会很痛,于是直接趴在长廊上。
     “堀川,你还好吧?”鲶尾准备去那棵樱花树下和大家一起玩的,路过这里看到有气无力的趴在过道上的堀川。
      “啊,原来是鲶尾君啊,有什么事吗?”
      “你说,和泉守是不是虐待你了?!”
      “啊?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哦听到你喊痛,让和泉守轻一点,和泉守是不是在虐待你??你告诉我,我帮你!!”
      “……没有啦哈哈”堀川露出一个尴尬的笑。
      “那你说你怎么会这样??”
      “嗯……大概是……有点累了想睡会?”
       “……”你到底是为什么用疑问语气啊!!
       “抱歉啊,让你担心了呢!”
       “哈哈哈,没有没有!应该的!!”
   

       

晚上
 

      “兼先生,这几天不许再做了”堀川双手捂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和泉守的嘴。对方果不其然露出了迷惑的眼神。
      “痛……你让我休息几天吧……还、还有,声音太大了,鲶尾他们都听到了,今天早上还来问我你是不是在虐待我……”堀川红着脸说。
       和泉守邪魅一笑,将身子再俯下一些,在堀川耳边说:“国广,这就是你的问题了,明明是你叫得太大声了哦”
       语罢,用一只手将堀川的双手固定在他的头上,另一只手开始撩开堀川的浴袍。

       今夜的和泉守,仍然在渴望着堀川国广。

哈哈哈哈,我觉得自己要上天了(↗ •̀x•́)↗
明天就开学了,寒假回来会填坑的,请相信我!(不x

     

  
    

   

【兼堀】死局(上)

     此文是刀,有那么一丢丢糖。
     但这篇没有刀子~
     现paro
     这更来自 @栀虐
     这是把花吐症和赤花症两个梗连起来了。
     花吐症大家应该都比较清楚,再次我就不解释了。
    赤花症:赤花症是花朵就会在脑中生根发芽,之后右眼视力会越来越差,然后右眼会长出一朵花来,这朵花存在的时间越长,记忆也会慢慢消失。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得到对方的恨意。

     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从初中开始就在同一个班,大学毕业后两人又合租一间房,很少闹矛盾,这种亲密的关系让旁人很羡慕同时又让他们暗暗为这两人担心:其实这两人就是双向暗恋,都怕说出来打破现在这层关系,使关系变得尴尬,那倒不如就这样互相陪伴着的好。
      “兼先生,便当我放你包里了,到了饭点一定要吃饭,不想吃便当的话,到那个饭店吃也可以,最好找几个朋友陪着,今天不能和兼先生一起去上班、一起去吃午饭了,抱歉……所以兼先生要找几个人作伴哦……”堀川明明生病了,但还是早早的起来帮和泉守做好了便当,在他出门前还不放心的不断叮嘱和泉守,结果和泉守忽然就把手按在了他的头顶还一直揉,直到把那头短发弄乱得不成样子才甘心。
    “好啦,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傻。你啊,还是多花些时间在你自己身上好吗!总是在关注别人,不知不觉的就把自己给遗忘了,小时候是不是总是把吃的让给别人啊,怪不得长那么矮,体质还那么弱,结果现在每年季节交替都要生病好了吧!”和泉守虽然用的是十分不中听的语气,但是说出口的却都是关心的话语。
    “是是是,兼先生我知道啦!!快走吧!”堀川佯装作生气的样子,把和泉守往门外推。
     “知道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还有,感冒药我放在橱柜顶层了,冰箱里的冷食不要吃,最好吃点清淡的……”
    “知道啦知道啦兼先生!再不走就要迟到啦!!”堀川鼓起腮帮子,眉头一皱,自以为对方会当作自己生气了,其实在和泉守眼里这个表情更像是撒娇,可爱极了。

    “唔……我记得,兼先生说…他把药放在橱柜顶了?”堀川踩在椅子上,还垫着脚,才能看到橱柜顶,但是并没有找到感冒药。
    “兼先生在……耍我??!”意识到这一点,堀川稍稍有些惊讶和生气。
    因为想的入神,堀川还情不自禁的蹙起眉头起来。但是一阵电话铃把他拽回了现实,还被吓了一跳,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呼……吓死我了……谁的电话啊……
    “喂,你好,这里是堀川国广。”
    “国广啊,你吃药了没?”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让人略微觉得有些不礼貌,但也是对自己的关心总不能对人家耍脾气吧?
    “…兼先生……药呢…”堀川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橱柜顶啊!没找到??!”
    “我……再找找吧。”听到和泉守满口惊讶,堀川也想自己会不会只是不小心没找到,又稍稍有些愧疚——他的兼先生怎么会耍他呢!
    “好好,记得一定要吃药啊!!”
    “嗯嗯,兼先生也要好好吃饭啊!”
    一阵歪歪唧唧完了,堀川挂下电话,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才这个电话多像是一对恋人间打的啊——两个人这样卿卿我我的……想到这里绯红排满了他的脸颊。
     “咳咳咳!!”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啊啊,又咳嗽了……赶紧吃了药去休息会吧……
    这样想着,堀川和往常一样把手从嘴上拿开。但是这次他却在自己的手上看到了一抹红。
    怎么会这样?难道不是普通的感冒吗?但是感冒怎么会咳出血来……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兼先生?不行不行!兼先生这么忙,怎么能麻烦他呢!待会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啊啊啊!!好烦呐!怎么会这样啊!真是的!!!我其实应该没有那么弱不禁风吧!??
   

    “抱歉,我还是不太懂。这种听起来很中二的病症真的很奇怪。”至少我从来不知道有这种病。
    堀川在听完医生的诊断结果后露出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弄得医生也很无奈——是的,像“花吐症”这种病症,的确很像某个中二的动漫中的设定。堀川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病症。
    “那——要怎么才能治好??”
    “孩子,有喜欢的人了吗?”
    “医生,我已经成年了。”难道我看起来很小吗?
    “…抱歉抱歉…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堀川觉得这是个私人问题,不应该随随便便就问的吧!!而且……我不就是想要来看看病的怎么会扯到这些!!!
   
     “心上人啊……”是有的!!

    本篇就先到这里啦
    自以为写了很长……所以说现实是残酷的……
    这个梗应该会在开学前写完
   

太感谢 @千层肚皮的老妖怪 了!!这几天都麻烦阿妖了呢!天使啊!接受我的感激之情吧!

以及,这是《好东西都是我的》一篇中的某个情景 ,如有好奇的太太还请自行去找了不好意思!!因为真心不会做链接抱歉……(暴哭::>_<::)

千层肚皮的老妖怪:

★★★
文字部分从右向左食用
如果看不清要告诉我啊!

梗来自 @橘子豆腐
太太的原文是《好东西都是我的》

太太,我终于画完了!快抱紧我!!
第一次画条漫,祝大家食用愉快ヾ(^。^*)
留言我都会看的哈
ps:有建议也可以提| ू•ૅω•́)ᵎᵎᵎ

【兼堀】一起来点梗吧!(占tag了抱歉!)


      最近没思路啊,大家来点几个梗吧!但是仅限于兼堀哦,这点很抱歉!车的话……等我有驾照了再suo吧!
     虽然说还有俩坑没填但是果然继续前(ting)进(geng)很重要的啊!(本性暴露)
     好吧其实就是不想填坑了抱歉(终于道出事实真相)……(ಥ_ಥ)
      占tag了真是抱歉!!
      到时候随机抽取三到五个梗吧……(可能会多可能会少)
      各种梗都可以,可以发在评论区也可以私聊( •̀∀•́ )!
      那么,  谢谢各位太太了~(*ˉ︶ˉ*)

【兼堀】我/你的婚礼

   
    

    “国广……”和泉守穿着一身与其极配的大红袍,站在堀川的身侧,轻喃道。
    “嗯?兼先生怎么了?啊啊,你看,小心一点嘛,袖口这里又弄脏啦……”堀川连忙抽几张纸巾给和泉守擦了擦袖口,“真是的,明明今天那么重要的日子还要这样……认真一点,今天对于兼先生和……我来说可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呢。”
     “国广。”和泉守低下头看着这个自称是自己助手的小个子,他帮了自己很多忙、但自己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自己总给他添麻烦,但从来没有道歉过……但是今天,终于、终于……
      “兼先生,在发什么呆呢?”堀川轻生唤着和泉守,仍然是笑得很灿烂,和泉守觉得这个笑容比天上的太阳还要温暖,还要耀眼。
      “嗯,只是觉得国广你太好看了……你穿红色很好看呢。”——其实你才是我梦中新娘的样子。
     “好了兼先生。”堀川笑吟吟的看着和泉守,把他的头发又重梳了一遍“那么,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
       和泉守伸出手拉住堀川,发现他的手冰冰的,还在微微颤抖。和泉守被吓了一跳,想问这个明明笑得很灿烂的人,张开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他到底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
       “兼先生?不走吗?时间要到了哦?”堀川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发小。曾经为了保护自己而弄得满身是伤,为了自己跑完整个镇里的糖果店,为了自己半夜偷偷爬起来把自己白天没做完的活做完……
  现在,终于等来了这天……
       “走吧,国广。”
       “好的兼先生!”
      “接下来请新郎新娘入场!”——一阵顾掌声。
      堀川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和泉守——喜悦肯定是有的,但似乎还有些迟疑、后悔和疼痛。
      终于停下来了。
      接下来该我说话了。
     堀川牵着和泉守的手握得更紧了,因用力过头指尖有些发白,他轻启朱唇,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和泉守兼定,他陪伴我走过了二十五个春夏秋冬,陪我一起做了许多事,而今天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我先献上最真诚的祝福。和泉守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在这里,我将他托付给你,他会对你负责,你也要对他负责。”
又有一阵掌声响起。
        再后来,大家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去祝福的去祝福。好不热闹。
     
 
        啊啊,终于……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这场婚礼也是。
       我这段从不该有的感情也是。
       一切都结束吧……
       反正……也不想要继续活下去了……

      一个星期后,警方接到一位男士的报警,他称自己的发小在自己婚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最后警方在一间出租屋发现了一具尸体,那位死者怀里还抱着一个本子,本子每一页都只有一句话。

      “兼先生,我爱你。对不起。”




     其实这是个阴谋,至始至终的阴谋!!
     有多少小天使以为是糖呢??
      抱歉这是个be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八叶临[deadline是不存在的]:

胁差极化。
今晚(也可能是明天凌晨,取决于什么时候碰到电脑)
兼堀高铁更新。
兼堀堀3p更新。